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我回家发现父亲头上缠着纱布,母亲半边头发被剃掉了,两人后脑勺各有一个伤口。几经追问他们才说是去医院‘换血’了。”陕西咸阳市民姚先生的父母痴迷保健品,2月26日,两人被推销员拉到一家医院体检,医院称要给他们 “换血”治病,“之后他们才知道每针9100元,而医院收费单上只写着 ‘治疗’,并无明细。推销员替他们垫钱后,目前老人还了8000元,还欠一万元。” 麻城教育网

  市民苦恼:父母痴迷保健品,十几万退休工资被掏空

麻城教育网

  3月2日上午,笔者见到姚先生,父母的遭遇让他气愤不已。据他介绍,父母今年分别已是86岁、85岁高龄,有两儿一女。姚先生是长子,其他两人在外地工作,他每隔两三天会去看望一下老人。“除了母亲腿脚不便,两人身体都很好。退休后,父亲时常推着轮椅带母亲到处逛逛,父母相濡以沫的感情让我们很感动,一家人很和睦。但自从他们迷上保健品,一切都变了。” 热点新闻

咸阳八旬夫妇被恒仁医院“扎针换血”花1.8万 系康福保健品推销员送老人去

河北新闻网

  姚先生说,十多年前,父母偶然听了一次保健品讲座,便时常带回一些包装不明的东西,“一开始只是少量的,我们劝不动,只能图他们高兴不再理会。”

头条新闻

  “真正让全家人觉得父母已经被洗脑是在去年,我女儿找东西,从老人床底下翻出来好几箱各式各样的保健品,几经追问他们才说都是这些年陆续买的。”姚先生感觉事态严重,便将妹妹叫回来一起劝,“两人退休金加起来有七千元,我们儿女从来没过问。一问才知这些年的十几万退休金全被掏空了,还欠有外债。不顾他们阻挠,我坚持将母亲的工资卡留在了我手里。直到现在父母都对我充满‘敌意’,说他们死活都不让我管,感觉都走火入魔了。” 一元特卖

  恒仁医院体检:“换完血”才知每针9100元,推销员垫付后仍欠一万元

头条新闻

  2月26日晚,姚先生回到父母家中,看到父亲头上缠着纱布,母亲后半边头发被剃掉了。姚先生一再追问,老人说恒仁医院给他们 “换了个血”,并分别收取了他们9100元钱。

汉口学院自考网

  什么样的“换血”治疗,竟然收费这么高昂?随后,笔者跟随姚先生到其父母位于咸阳市北平街的家中。几经沟通,老人终于说了实情。“其实挺简单,他们拿个东西从我后脑勺抽了血,说是排血栓。然后给我看,说血液很脏很稠,处理了一会说这下好了,再把血输进了我体内。”姚先生的父亲说,几天前,他和老伴背着儿女去参加健康讲座,一位“老师”说,他们有一款先进设备,可以将各种疾病检测出来,随后便让这些听课老人登记报名。2月26日上午,在保健品推销员组织下,他们20多名老人乘坐公交车,来到位于秦都区的咸阳恒仁康复医院,并从侧门进入该医院体检室。在一个小时的体检过程中,两位老人先后被人从后脑勺抽了一管血,然后就让他们各交9100元钱,“去之前说花60元给我们体检,我们身上都没带多余的钱,‘换完血’才告诉我们这么贵,钱由推销员垫付了。” 汉口学院自考网

  老人带着推销员回家,“从银行取了卡上仅剩的六千多块钱,再加之前儿女给的两千元,现在还欠一万元。”

银价网

  收费单据:收费栏目上只写“治疗”二字,无任何治疗项目和明细 汉口学院自考网

  随后,姚先生拿出了这家医院为两位老人开具的收费单。笔者看到,两张单据盖有恒仁医院收费公章,收费项目一栏只写着“治疗”二字,支付金额为9100元,其他再无任何治疗项目和明细。

汉口学院自考网

  “我们投诉后,医院和保健品店的人轮番给我爸打电话,说是要退钱,但始终不说给他们做的什么治疗,我们最气愤的是他们这些不明治疗是否对老人身体有危害。”姚先生气愤地说,银价网,这些年两个老人被保健品折腾得一贫如洗,家里到处都是说不清来源的保健品和送的保健器材,现在父母除了欠这家医院一万元,还欠了另一家保健品店一万多元,“我打电话给那个经理说给他们还钱,对方都不敢露面。”笔者在老人家中看到,不少保健品外包装均为英文,无任何生产批号等字样,只在盒子背后贴着中文名和代理厂家。

汉口学院自考网

  保健品店:“换血”是除淤排血栓,对老人身体有好处 河北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