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冯华违纪违法问题的举报信
  12月3日,我看到陕西省人民政府一批任职公示,其中一位是我熟悉的冯华同志,拟任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为了响应省委组织部的号召,充分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检举权,我向省委组织部、省纪委、监委会分别写了举报信。如今公示期已满,我将这封信公之于众,请广大网民监督。
  我叫赵建海,男,今年57岁,是陕西省眉县人民法院的一名基层法官。我对现任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拟任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冯华提出意见,请求组织调查。
  一、违反组织纪律,篡改出生年龄。
  我先介绍一下冯华的简历。冯华,男,汉族,出生于1963年7月14日,陕西省眉县汤峪镇冯家堡人。冯华1981年8月高中肄业接父亲的班进入眉县公安局工作。他曾于1981年8月—1984年12月在横渠派出所工作,1984年12月—1986年3月在齐镇派出所工作,1986年3月调入眉县公安局机关工作。1990年前后至2007年7月,冯华一直在眉县政法委和眉县人民法院之间轮换工作。2007年7月—2012年3月在陇县人民法院、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2012年3月至今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
  我再介绍一下冯华的婚姻家庭。冯华1984年12月从横渠派出所调到齐镇派出所工作后,与眉县远征胶鞋厂工人黄爱莲(山西省闻喜县人,1963年8月2日出生)相恋并结婚。1986年9月26日,黄爱莲生育一女,取名冯静,次年2月27日,冯华为其女在齐镇派出所报户。1989年11月,黄爱莲调入眉县果品公司工作,其与女儿冯静户口随即迁往城关派出所。1994年8月6日,黄爱莲为冯华再育一子,取名冯紫阳。
  接下来,我来说说冯华违反组织纪律,篡改年龄的事。冯华不但为自己篡改年龄,他还为妻子、儿女都篡改过出生年龄。冯华的年龄篡改有过两次。第一次是2003年12月之前,他将自己年龄从1963年7月14日篡改成1964年7月14日,当时篡改后的身份证号码是610326196407141632。第二次是2003年12月4日,他在城关派出所将该年龄注销(这次注销被陕西省人口信息系统忠实记录下来),随后篡改成现在使用的年龄,即1966年7月14日,目前身份证号码是610326196607141637。试想一下,冯华如果出生于1966年7月14日,眉县人事部门怎么可能在1981年8月,让一个未成年人(刚满15岁)接班去参加公安工作,而他怎么又能在不满20岁时与黄爱莲结婚生子。
  2003年前后,冯华将妻子黄爱莲的出生年龄从1963年8月2日篡改成1964年8月2日(身份证号码610326196408021924),将女儿冯静的出生年龄从1986年9月26日篡改成1988年9月26日(身份证号码610326198809261660)。
  更为严重的是,2010年9月,冯华为了能让上初三的儿子冯紫阳在2011年能顺利参军入伍,在2010年9月14日,通过眉县城关派出所将冯紫阳原出生年龄1994年8月6日(身份证号码610326199408061611)变更成1991年8月6日(身份证号码61032619910806161X,这次变更也被陕西省人口信息系统忠实记录下来)。随后在2010年10月22日,冯华将变更过出生年龄的冯紫阳的户口迁往宝鸡市公安局渭滨分局金陵派出所。2011年12月,在眉县中学上高一的冯紫阳因已年满18周岁得以顺利从宝鸡市渭滨区参军入伍(65663部队)。2015年1月9日,冯华又将退伍的冯紫阳户口重新在金陵派出所登记为原始出生年龄,并于2015年10月21日将其户口迁往西安市雁塔区进行退伍安置。
  冯华年龄篡改的证据有,眉县汤峪镇政府户口登记薄、横渠派出所户口登记簿、齐镇派出所户口登记簿、城关派出所户口登记簿、眉县公安局户口迁移证存根或迁移证三份(分别是1981年8月从县局迁到横渠派出所,1984年12月从横渠派出所迁到齐镇派出所,1986年3月从齐镇派出所迁到县局),以及陕西省常住人口变动库。黄爱莲年龄篡改的证据有,齐镇派出所户口登记簿(眉县远征胶鞋厂户籍册)、眉县公安局迁移证。冯静年龄篡改的证据有,齐镇派出所户口登记簿(眉县远征胶鞋厂户籍册)、出生报户介绍信、齐镇人民政府和眉县计生委在1986年12月20日颁发的准生证(编号2420)、眉县公安局迁移证。冯紫阳年龄篡改的证据有,城关派出所户口登记簿、出生医学证明、入伍档案(渭滨区人武部留存)、眉县公安局迁移证(金陵派出所留存)、陕西省常住人口变动库。
  二、违反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生育二胎。八十年代初,我国开始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并将其写进《宪法》。冯华、黄爱莲各有姊妹几个,不符合1991年颁布实施的《陕西省计划生育条例》中关于生育二胎的条件。黄爱莲于1986年9月26日生育一女,取名冯静(目前身份证号码610326198809261660)。1994年8月6日,黄爱莲再次生育一子,取名冯紫阳(身份证号码610326199408061611)。冯华身为领导干部,理应带头执行国家政策和法律法规,然而他却对此置若罔闻,公然践踏国策和国家法律。
  三、利用职权,为家人谋利益。1989年11月,冯华妻子黄爱莲从眉县远征胶鞋厂调入眉县果品公司时,还是工人身份。此后不久,冯华将她的出生年龄篡改为1964年8月2日,在人事部门变为干部身份,调入眉县环保局。后来,冯华又将妻子调到宝鸡市环保局渭滨分局工作;2003年前后,冯华为了女儿冯静以后高考,将她的出生年龄篡改为1988年9月26日,在她大学毕业后将其安排在宝鸡市某政法单位,2015年10月,冯华将其调入西安市某政法单位;2010年9月,冯华为了儿子冯紫阳在2011年能顺利参军入伍,将他的出生年龄篡改为1991年8月6日,2015年1月退伍后又将年龄篡改回原始出生年龄1994年8月6日,2015年10月21日将其户口迁往西安市雁塔区进行了退伍军人安置。
  四、利用职务上的影响为儿子操办婚事,借机敛财。今年4-5月间,冯华在西安市长安南路某酒店为儿子冯紫阳操办婚事。他规避上级规定,采取分散多次招待方式,宴请他人,违规收取下属及被管理对象礼金,借机敛财,造成很坏的社会影响。
  冯华作为一名党的领导干部,长期在政法战线工作,他执法犯法,不守党的规矩和纪律,为了个人及其家人的利益,多次篡改个人及其家人出生年龄,不如实报告个人重大事项,长期隐瞒生育二胎的历史,违反廉洁纪律,利用其职务影响,违规为儿子操办婚事,借机敛财。其违纪违法问题性质严重,情节恶劣。为避免给我党造成重大的损失,我特向党组织举报,请求党组织立即对冯华违纪违法问题进行调查,依据1991年的《陕西省计划生育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2015年中央组织部关于《干部人事档案造假问题处理办法》及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法律法规,给予冯华、黄爱莲、冯静、冯紫阳党纪、政纪处分,同时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

  举报人 赵建海
  2018年1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