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诗贵日记:赢了官司后的作家陈宜庆还有些许遗憾(八)
  左笔钱诗贵 2019-01-10
  昨天写了一篇《作家陈宜庆赢了》的文章,引发了社会不小反响。
  一位微友说:“一个文人最终能打赢这场官司已是幸运!文人多为爱说真话 的正义者。说真话是为推动人类进步作贡献。愿法律保护文人的版权。”
  这段话讲的不错。陈宜庆先输后赢,的确值得庆幸。
  但陈宜庆并不是这么想,他在我文章后跟帖,意思是尽管这场官司打结束了,遗憾还是存在的。

  那么,陈宜庆遗憾什么呢?
  陈宜庆的第一件遗憾是:“江苏教育频道代理律师李旭斌在中院十七法庭终于说出了'他们根本没与我说,要不是你提供的证据,我自始至终没看到《策划书》……”这样的话。
  陈宜庆是遗憾李律师说真话了吗?
  我们其实应该感谢李律师终于说出了真话。
  李律师为什么真相都不用了解,就能帮江苏教育频道在鼓楼法院打赢这场官司?
  不就是证明结果早就定好了,律师只不过是摆设,出场作个样子罢了吗?
  作为媒体,江苏教育频道似乎有这种傲慢、必胜的自信和手段。
  李律师的惊天一说,在我看来,称得上是律师界的金句了。

  陈宜庆的第二件遗憾是什么呢?
  原来调解协议上有一条保密要求,规定各方对调解协议内容保密,本着诚信互谅的原则,对本案争议事实不再发表对各方不利的言论。
  陈宜庆尽管签字认可了这条,转身就公示与众,说明他事后才意识到了这一条是不公正。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陈宜庆应该当场拒绝这条保密协议才对。
  陈宜庆第一场官司输了,在社会影响大,个人饱受压力情况下,才下决心打第二场官司,以此证明自己是对的。
  要是真的保密,就不能公示与众,人们看不到结果,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既然陈宜庆事实上推翻了保密协议,就让我们把此条当笑话看吧。
  反过来讲,一介文人陈宜庆纸上谈兵尚可,一旦面对面唇枪舌剑时,软弱无力的个性暴露无遗。


  陈宜宜第三件遗憾是什么呢?
  陈宜庆对法官没有将一块钱的“精神损失费”要求写进民事调解书中表示遗憾。
  这个遗憾真不小。
  陈宜庆打这场官司,精神意义是第一位的。法官应该清楚这个道理,是无意疏漏,还是别的,只能到此为止,毕竟南京中院这位法官让众多关注此案的作家十分敬佩了。

  陈宜庆第四件遗憾,其实也是他心中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始至终没有见到东方惠乐董事长陶金海登门,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因为这是陈宜庆和陶金海个人之间恩怨,不好乱表态,还是看陈宜庆怎么写为好。
  陈宜庆写道:“对陶金海更是无语了。他喜欢东奔西跑,赶这个场领奖,到那个地谈战略合作,疲于做沽名钓誉的事不说,就诚信而言,从去年头到年尾,不知与我说了n遍,就是如影子般闪现在与其聊天里。甚至到签协议的前一天,还对法官说没时间到南京了,甚至说企业很穷,连律师费都付不出这种谎言。而恰恰过了仅一天,就出现在南京,参加了金光闪闪的什么省品牌会议,在会上还发表了演说,毫无掩饰地大谈东方惠乐品牌是喊(宣传)出来的。
  确实如此,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到任何有光环的地方,不懈余力地喊,跟着东方惠乐就能发大财,并美滋滋地接受自己组织安排的釆访,而对不诚信导致的官司一点担当没有不说,连一丝反省的勇气都没有,而是用不为人知,贴有标签的,虚和假的一面向社会展示。难道,心里没有一点忐忑吗?!
  明明有时间到法院,偏偏有忌讳而不敢面见法官和纠葛人,让律师代劳(尽管法律认可),可见心虛之极。
  这件小事都这么不诚信,谈何大事上能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诚信。
  任正非上书中央坚决请辞改革开放杰出人物,若是东方惠乐陶金海先生能有此等殊荣加身,那不在全国范围内造个什么节才怪呢?”

  陈宜庆告诉我们的遗憾大概有以上几种,我粗略细化下,觉得写出来还是有点用的。

  有关陈宜庆打官司的文章正好写了八篇,基本上告一段落。
  不过,新的著作权纠纷又被立案,我准备另写文章了。(钱诗贵戊戌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