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关注》栏目成被告,案件将于3月25日邗江法庭审理


  扬州快报(撰稿/吴秀华)3月2日,从邗江法院获悉,扬州电视台《关注》栏目成为被告的案件,已经发出传票,定于3月25日上午开庭。或许,这也是扬州电视台第一次以被告的身份,将与被报道者进行报道专业的“答辩”。
  据悉,涉及这起赔礼道歉纠纷的官司,主要是因对京华城案件报道《抢车位聚众斗殴,俩邻居齐被判刑》引起。当事人岑传波家属认为,报道严重歪曲事实,由此将扬州电视台推向被告席。那么,事发经过和报道到底是怎样的区别呢?扬州电视台在庭审时,又要面对怎样的提问呢?岑传波家属表示,将提前将报道中的问题,提前“泄露”给电视台,做好答辩的准备。
  事发经过是这样的:京华城御景苑业主岑传波到同小区业主颜俊家喝茶聊天,谈买摩托的事情。一起喝茶的还有另外三个人。颜俊邻居齐长江看到雕龙画凤纹身的岑传波几个人进入颜俊家院子时,误以为是安全有威胁,就叫来厂里将近二十人,持榔头撬棒等工具来撑场子,他们一起来到颜俊家院子,齐长江敲门。在院子里,颜俊、岑传波等四人被殴打,并且打出了院子,岑传波被七个人围殴,其中一人举起榔头,对赤手空拳的岑传波被榔头敲伤,满头的鲜血。岑传波挣扎起来,跑到颜俊家厨房拿出水果刀菜刀棒球棍,给了其中两人,岑传波拿着菜刀挥舞,被颜俊妻子阻止,就停止了。其他两人也没有伤人。后来,颜俊捡到一把榔头,也没有打人。可是,再发展到后来,颜俊捡到一把砍刀,和齐长江小舅子王运东拿的菜刀互砍,均有受伤。不久,警方到达现场控制局面。
  扬州电视台报道是这样的:此前《关注》报道的今年五月份,京华城御景苑小区两名业主为抢车位发生了纠纷,各自召集人手,玩起了持械群殴的全武行,造成多人受伤。今天邗江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包括两名业主在内的十八名被告都因为聚众斗殴罪受到了刑罚。画面为光身男和六个人一起捶打黑衣男子(岑传波),第三十六秒转场为法庭齐长江的描述:“告诉他,带上公司人员、工具到我新家。”第四十五秒,邗江检察院邹扬检察官面对镜头接受采访:“被告齐某搬倒了新家,搬家的第一天呢,他就发现隔壁邻居也就是本案被告人颜俊的车停在了他家的东侧。”第五十四秒画外音:“原来2018年5月16号,43岁的被告人齐某乔迁新居,看上了家门口一处公共停车位,但邻居颜某捷足先登,于是齐某就把颜某的车堵了。”
  

扬州《关注》栏目成被告,案件将于3月25日邗江法庭审理




  节目报道第一分零七秒,检察官邹扬:“颜俊的妻子以及本案被告人颜俊先后去齐家请求挪车位,但是齐长江觉得对方态度不是很好,就没有配合。”一分二十二秒画外音:“但是颜某也不是善茬,随即开来一辆车把齐某的车反堵在车位附近。”一分二十八秒,邹扬:“颜俊的四个朋友先后以不同理由到他家喝茶,齐某认为这些人纹身,雕龙画凤的,对他的人生构成了威胁,认为要发生一些矛盾。”一分四十九秒,画外音:“而齐长江是一家企业的老板,一通电话微信召集一帮员工,来给自己撑场子。”一分五十七秒邹扬:“要求带工具到现场,准备打架之类的,召集的人员先后到达现场之后呢,他觉得可能也有一个支撑,于是就到对方人家家里去敲门,要求对方出来理论一下。”两分十二秒画面一伙人簇拥出了颜俊家的院子,画外音:“结果现场两拨人互不相让,很快从口水仗升级为打群架了,双方都动用了锤子砍刀等凶器。”画面为满头血的岑传波拿菜刀,其中一个人从后面拿走了菜刀,和颜俊妻子阻挡在前面。再到颜俊举着砍刀冲出来,岑传波拿棒球棍冲出来的画面。
  两分四十一秒画面为受伤坐在地上的颜俊、岑传波和抱头的另一名男子。画外音:“冲突中,双方共召集二十多名打手,最终有七个人受了不同程度的伤,直至警方赶到才制止了这场全武行,许多涉案人员都被控制住,今天法庭认定除三人另外处理外,其余十八名被告都犯了聚众斗殴罪,依法应当受到刑事处罚。”3分02秒,法庭宣读判决:“被告人齐长江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被告人颜俊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3分12秒主持人:“乔迁新居却搬到了牢房里,所以说冲动是魔鬼呀。提醒一句,法制社会容不得暴力猖狂。”
  从这总时长三分多钟的节目里,首先第一个问题,此前关注报道的今年五月份,京华城御景苑小区两名业主为抢车位发生了纠纷,各自召集人手,玩齐了群殴的全武行,造成多人受伤。但是从事发当日的五月十六号,到后面一个多月的节目里,暂时没找到“此前”的报道。第二个问题,主持人称各自召集人手、玩起了持械群殴的全武行。那么,各自召集人手当中的齐长江如何召集的,检方邹扬检察官有描述,画外音也描述、都是齐长江如何召集工人带工具来撑场子。可是却没有描述,颜俊一方到底如何召集,是谁召集,持了哪些械?却配上了检方邹扬的描述颜俊四个朋友以不同理由喝茶。这样以来,所描述的双方各自召集人手,却并没有说明颜俊一方如何召集人手和持械。
  第三个问题,报道中称齐长江聚集厂里员工,持榔头撬棒等工具到达现场后,齐长江来颜俊家敲门,结果现场两拨人互不相让,很快从口水仗升级为打群架了,双方都动用了锤子砍刀等凶器。那么,齐长江一方动用了锤子撬棒砍刀等凶器,可曾见到黑衣男子等四人赤手空拳情况下,动用了哪些凶器?报道中画面是上半场还是下半场的,还是整体的?邹扬检察官有没有说,事发地点在院子里还是院子外?是上半场升级持械还是把下半场的画面调到上半场使用了呢?
  第四个问题,报道中称冲突中共召集二十多名打手,除三名人员另案处理,其余十八人均受到刑事处罚。按照报道中的人数统计,一起参与的人员是二十一人。这里是不是出现数字不严谨了呢?报道中为双方共召集二十多名打手。为何不分拆,颜俊一方为四人,齐长江一方为十七人呢?是否存在混淆视听之嫌,按照报道,很多观众会以为,双方共同召集二十多名,那么颜俊一方至少分的十名左右的打手,颜俊也有锤子撬棒砍刀等工具,也是提前就做好准备的,就等齐长江上门呢。按照这样的逻辑,我们国家许多人都可以宣称:“我和马化腾、马云等共有资产达到两千亿美元。”可现实却是马云马化腾有几千亿,我连上个月房租还没钱缴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