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 告 状
  控告人: 张冬生, 男, 汉族, 身份证:61273019681227121X, 现住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西沙德昌巷12排3号。电话:15529853751。
  控告人: 张忠荣, 男,汉族, 身份证:612730194406091214, 住址陕西省榆林市吴堡县郭家沟镇王家梁村38号, (系张冬生父亲)

  陕北吴堡县一起冤案致一家五口人死亡,其中一人涉嫌杀人灭口,亲属上访被判刑三年。天理何在!公道何在!法律何在!

  第一、控告请求:

  国家有关领导依法追究原任派出所所长霍艳军的刑事责任。

  (1)、 因我侄子张腾腾在2010年3月21日晚进入呼润连家时,被呼润连发现叫到本村张海平说家里有贼,张海平随后在呼润连家围墙外,没进呼润连院内,呼润连贪财给张腾腾扣上7500元人民币的贼帽,给他爱人张茂生打电话,张茂生接通电话,打开免提,本村一起打工的张万年、张海福在场,说张腾腾从家进去了,张茂生说进他进去,家里又没有钱,就算了吧,呼润连说傻瓜还不如你在外面打工吗!在这种情况下张茂生急忙从外地回去口算张腾腾偷盗他家的钱财,张茂生找到村书记张玉珍和主任张毛儿调解,主任张毛儿让张腾腾的父亲张秋生给上3000元人民币就算了,张秋生说:张腾腾不在,等找到张腾腾问明再说。

  2010年3月24日张茂生向当地派出所报案,2011年6月18日派出所所长霍艳军将榆林打工的张腾腾抓走,在霍艳军的严刑拷打,刑讯逼供下张腾腾乱认罪。

  证明一、 村民(张万年电话:13474238221)说、只要有人调查就会说出真相。

  证明二、村民张春儿电话15091027852、发过一条短信、事发后、呼润连给张万年手机上打通电话,张茂生接过电话打开免提、在场人张万年、张海福、呼润连说张腾腾回咱家去了、张茂生说回他回吧家里又没有钱,算了吧!呼润连说傻瓜、还不如你在外面打工吗?要多少钱他们就要出多少钱。

  (2)、黑恶势力的原任吴堡县公安局长贺广平指示民警在2011年8月的一天,将张腾腾强行押回本村张茂生家捏造证据时,我体弱多病的老母亲看见自己的孙子被民警从车内一把拉出来,一脚踹在地上,“说”今天叫你干啥你干啥,不然小心你的小命,当时我母亲情绪非常激动,一下昏倒(口吐白沫)在村民的帮助下将我母亲救醒,醒来后和民警评理,没想到民警给贺广平打电话、贺广平派警车强行将我母亲带走,我父亲得知后担心我母亲急忙赶到吴堡县公安局,见我母亲一句话都不会说了,一个劲的哭,一只胳膊又红又肿,为此:我父亲找到公安局长贺广平请求他放了我母亲,毕竟我母亲只是想知道自己的孙子犯了什么事,凭什么要羁押她,再者老伴年纪已大身体不好禁不起折腾呀!可是局长贺广平竟然说:“公安局还怕死个人,十个八个死了都埋的起”。这就是人民公安局局长该说的话吗?老百姓的命就这样贱吗?!更何况还是一个66岁体弱多病的老奶奶,当天我父亲无奈回家,

  难道和谐社会就是这样腐败吗?吴堡县公安局长贺广平真的无法无天了。

  2011年9月1日,吴堡公安通知让家属到清涧县看守所接我母亲让给老人看病,2011年9月2日我大哥张秋生,兄弟张建生,表弟薛文书一起开车接到我母亲到榆林上盐弯210国道发生特大交通事故,一家四口人车毁人忘。村委会有特此证明,证明我母亲常年吃支气管炎类型的药。

  (3)、事故发生后,公安局长贺广平勾结法院法官贾爱明将张腾腾强行判刑10个有期徒刑。法院为何不通知家属也不送达判决书?我想是因为我们在省、市、告他们的狼狈为奸呀!8000元罚金是随出了啊!判决书在一个月后才拿到,还不是原件,上诉期早已过了,吴堡县法院独战了被害人的上诉期,这样的败类还被省政法委表彰,(可悲啊)!(可悲啊)!

  在2012年11月12日晚将张腾腾打死,抛在围墙外,听到这不幸的消息,我们简直崩溃了,只有报案,我和老父亲及家属坚决不同意吴堡县公安局介入尸捡。原本是黑暗的吴堡县公安局在死者生前办理的冤假错案,给一家人带来沉重的灾难,吴堡县公安局依法应该予以回避。没想到政法委书记常少海动员全起公检法出警,把家属清走,我们认为吴堡县公安局只是破坏现场,并没有真正依法办事。

  证据一、吴堡县公安局胡作非为,分明是灭口,为何是吃毒鼠强毒死的哪!尸捡报告中说明血液未查出毒鼠强,这符合常理吗?

  第二、控告事实理由:

  请求中央、省、市及新闻媒体依法查处吴堡县人民法院法官慕明虎和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白海涛等人的刑事责任,并查处后台更高的领导。

  (1)、控告人张冬生于2012年3月8日,2012年6月26日,2012年7月6日,2012年7月9日,2012年7月11日,2012年8月20日,2012年10月20日,2013年1月30日,2013年10月31日,在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走访局过程中,途径天安门,中南海地区附近时,并未在天安门广场中南海地区上访,这并不能认为是非正常上访。

  (2)、控告人张冬生同父亲张忠荣和,陈春芳,张仁杰于2013年1月30日至2013年2月6日到北京上访期间,接访人员郭永兵将3000元现金给于张冬生弟媳陈春芳,张冬生对此并不知情。

  2013年10月20日,张冬生同父亲张忠荣在北京上访期间,接访人员以商量的形式将7000元人民币给于张冬生并承诺返回吴堡后如未彻底解决问题,这7000元人民币作为张冬生下一次上访开支花费,但在返回吴堡后非但没有解决问题确将张冬生行政拘留10日,送到山西省柳林县看守所。在这10日期间郭家沟镇政府以扶贫救济给跨省户口的张冬生弟媳22万人民币。

  (3)、控告人张忠荣、张飞飞、陈春芳、张仁杰等多次上访政府部门给予救助90余万元人民币,并安排张飞飞社会公益性岗位就职,张忠荣给予五保救助,以上政府的腐败行为与我被指证的寻衅滋事罪无任何关系。

  (4)、控告人张冬生、张忠荣、张飞飞等人进京走访七次、政府办派人接访七次,花费四万元人民币,郭家沟镇政府派接访人员80余人、花费六万元人民币,该花费为政府部门正式开支,与寻衅滋事罪无关。

  (5)、控告人在网上发布信息,都为真实发生,并无编造的虚假信息,更不能因有5078942点击量成为虚假信息,为何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与吴堡县法院不做任何调查胡编捏造说虚假信息,张冬生在互联网上发布信息是公民的合法诉求,并不能认为是虚假信息与寻衅滋事无关。

  (6)、在十八大期间,郭家沟镇政府由郭永兵带队在我家附近自然红宾馆包好房间对我一家进行监视,并经常寻问我是否进行上访等问题,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郭家沟镇政府郭永兵出资购买火车票,与我们一同前往北京市,到达北京市后我们一行人被迫与政府人员一同入住速8酒店,政府人员并提出前往恭王府 香山 和珅府游玩,之前郭家沟政府带我父亲张志荣与侄子张飞飞在宁夏游玩数日,我提出说自己是来上访的没有心思游玩,经政府人员在三开导拉扯,话语中多次向我表明反正花的是共产党的钱不去白不去,我无奈下只能与之随同去以上所述景点,我表示多年上访未曾去过祖国首都就想去看看,随行的政府人员表示不带上访资料应该没事,并由政府人员派一名随行者与我一同前去,到达天安门广场后工作人员扫描我身份证后将我扣押,并与当日傍晚时送往马家楼接济中心,吴堡县治安大队王建斌带队接走我,郭永兵将入住速8酒店的一同上访人父亲与侄儿张飞飞二人带至接我的回程车前,并将我们强制性送回吴堡,由于政府人员对年迈的我父亲动手动脚,我表示不满后反而遭到了政府人员的殴打与压制被迫妥协回到吴堡县。

  (7)、2015年12月14日、郭家沟镇政府人员宋超超与张志权宋维兵一同来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门口接我提出由他们出钱为我们安排住宿,并对我进行监视,被我回绝,直至2016年1月初张飞飞被榆林市接济中心通知吴堡县公安人员接走,当时我和老父亲也在场接回后张飞飞再次来往北京,此月11日张飞飞又被榆林市驻京人员殴打,十二日张飞飞打电话给我.我和我父亲一同前往驻京办,我父亲看见张飞飞身上的伤痕后当场离开将驻京办办公室电脑显示器砸坏,我对我父亲砸坏电脑并不知情,当日张飞飞被吴堡县公安局接走带回吴堡后被行政拘留十日,期满后政府安排张飞飞到乡政府上班。

  (8)、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我在天安门附近找警察求助希望可以帮助自己回家,北京警方将我送往马家楼接济中心当日榆林市驻京办将我接走通知吴堡县政府接我,在2016年1月15日以寻衅滋事罪将我刑事拘留。2016年11月29日吴堡县法院公开审理此案,由吴堡县政府出资在北京市大正-国都律师事务所请律师刘添实为我辩护,律师为我辩护无罪.要求法院当场放人,但是在2017年6月21日被黑暗腐败的吴堡县法院法官慕明虎判我有期徒刑三年,接到吴堡县法院判决后我提出上诉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想到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白海涛等人更黑暗,连我本人都没有见过就维持原判,黑暗腐朽的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白海涛等人隐瞒包庇吴堡县法院慕明虎等人。

  敬请省、市、党中央、严肃查处并吴堡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法官慕明虎和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官白海涛,败坏党风社会风气的黑恶势力,为蒙冤百姓伸张正义,还死者清白,还控告人一个公 道!

  此致

  最崇高的敬礼

  陕西省榆林市吴堡县郭家沟镇王家梁村控告人张冬生 。

  电话;15529853751 2019年4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