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查询广西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官方网站了解到,2018年12月13日,该法院公开审理了“龙爱量子”重大传销案件,这起案件涉案金额约37.88亿元,会员数量达196万多个。检察机关认为,林某庆等20人以推销商品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的方式获取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属于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目前,林某庆等20人被八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犯组织、领导传销罪,案件仍在审理当中。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8月,被告人林跃庆在广东省东莞市纠集被告人洪碧英、郭伟崇、陈其昌、马文静、朱科、陈智勇等人使用陈其昌提供的“QBF网络平台”(该平台由陈志勇请人使用陈其昌提供的源代码搭建)以销售量子高科(300149)技产品为名,以购买产品、发展下线、缴纳会费的方式,以高额动态、静态收益为诱饵在互联网上吸引参加者缴纳850元至85000元六个级别的入门费注册成为“平台”会员,会员按左右两区呈金字塔形式排列。

  “平台”先后依托广东润玖实业有限公司、龙爱量子物联网商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前海龙爱量子物联网跨境电商-(深圳)有限公司进行公司化运作,发展会员,吸收投资款。“平台”于2016年9月24日正式上线运营,后聘请东莞市中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宋井华(另案处理)对系统进行更新升级,新“平台”(即“龙爱物联网”,俗称“龙爱量子网络平台)于2017年5月19日上线运营至案发。

涉案37亿的“龙爱量子”特大传销案广西开庭,又一大传销巨头栽了!!

最新相关资讯 打开app查看

  如果说,一种产品有神奇疗效,而且购买的多,还能得到稳定的分红。这样掉馅饼的事,你会信吗?海口的符女士就遭遇一回,为此,她付出惨痛的代价。

  符女士介绍,2017年7月,她的朋友向她推销了一款名为龙爱量子的产品,并带她认识了产品销售的人员许某。许某称,他们售卖的量子产品具有神奇功效,“眼镜戴了几个月就不近视了,项链可以调节睡眠,感冒用吹风机吹一下,第二天感冒就直接好了!“符女士说,因为当时许某说是自己是龙爱量子的会员。并称这个公司总部在广东,生产的产品注入了量子科技,价格从几百到上千不等。原本符女士是对此事半信半疑,可是后面的一件事,让她,动心了!

  符女士说,根据对方的说法,只要支付800多元,在龙爱量子公司开发的系统内注册并购买产品后,就可以成为会员,购买产品的钱,还能在系统里增值,收益可以达到本金的几倍甚至几十倍。如果介绍其他人来投资,提现的速度就更快,赚的就更多了,听他们这么介绍符女士觉得这就是稳赚不赔的好事!于是,符女士被许某拉进了一个微信群,群里很多人都提供了返现赚大钱的截图和视频,符女士信以为真,一下子投入了85000元。可哪想,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事情就出了状况。

涉案37亿的“龙爱量子”特大传销案广西开庭,又一大传销巨头栽了!!

  “刚加入一个星期左右,就关网了!”符女士说,在龙爱量子的系统关停后,她多次找到许某,对方则称是公司维护,可哪想三个月后,许某的工作室也关了,系统也一直没有恢复。之后,许某解散微信群,并把符女士拉黑,符女士这才意识到可能遭遇了骗局,便报了警,但投入的8万五千元至今没有下文。采访当天,记者陪同符女士来到许某的工作室,但这里早已换了门面,不再经营。当着记者的面,符女士再次电话联系上了许某。

  “(符女士:你那产品是假的!没有一点功能)假不假我不知道,我没办法验证,你拿去验证啊!”这一次,许某表示,产品有没有效果她并不清楚,而有关公司关停事宜,她则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并不了解情况,随后挂断了电话。而除了符女士外,她的许多朋友也是一个介绍一个,投入的钱都打了水漂。

  目前,多名受害者已经向辖区美兰警方报了案。